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网站客服:0311-88806313
  • 合作热线:0311-88806312
查看: 100|回复: 0

第一百三十七章:山涧下的龟缩流

[复制链接]

10

主题

10

帖子

1074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074
发表于 2017-4-29 14:18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VIP章节16k小说网 第一百三十七章:山涧下的龟缩流 字数:2511
  大抓力锚确实脱了钩,被发动机轻松流畅的收回。没有抛锚的船,却在湍急水流中纹丝不动,结果只有一个:搁浅。身后的女人们,都明白了眼前的一切,有些甚至流出眼泪。
  我抬头仰望两岸,山峡巍峨高耸,只看到一线天空。“布谷,嗷嗷。”头顶盘旋飞鸟,距离高远,回环反复的叫声,在山峦中跌宕,绕耳良久。
  芦雅张着嘴巴,呆看了半天,突然要往大舱里跑。“不好了,山峰要倒下来了。”两岸山壁陡峭,又长满大树,本就向河心倾斜,千米高的顶端处,若不是阳光耀眼,看进天空很难。两面山石,像身体宽广的巨人,正脑门儿顶着脑门儿,争相朝下看我们。
  不仅是芦雅,我也被眼前这种气势吓没了安全感,那些倾向甲板的岩体,若是年久风华,从七八百米处坠下块儿大石,别说砸中人,甲板都顷刻冒出大洞。
  小木筏像忠实的仆人,未在暴风雨中丢失,依然牵动着船尾。很难想象,泄洪的两天三夜里,大船竟怎样颠簸至此。此时,哪怕攀上桅杆骨架,都望不见回路。这种山涧峡溪,河道九曲十八弯。
  想了解船的大概位置,只能攀岩到山峦顶峰。这种难度和高度,远非居住山洞时爬上洞顶般简单。但是无论如何,都得顺着倾斜岩壁上到顶峰。大船离鬼猴部落的距离,最另我担心和恐惧。
  回到舱内,找到以前捕杀宽吻鳄的肉钩,又将桅杆上的绳子全抽解下来,结成攀山绳钩。桅杆的高度,在森林中央首屈一指,现在被巍峨苍翠的青山衬托,好比大树下的蘑菇。
  挎好武器和望远镜,肩头套着绳子,下到晃动的木筏,伊凉的眼睛已经湿润。我对她说要坚强,叫芦雅回到甲板,你俩一起用狙击步枪掩护。防止我攀登时,树林藏着危险生物。
  大船搁浅的位置,距离右侧山壁不足五十米,没等流淌的黄泥水把筏冲跑,我就抡着绳钩,挂到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。急速牵动绳子,木筏边缘的锋利匕首,刚划的花岗岩石面掉渣,我就纵身跃上大树。
  放眼望去,一棵棵成四十五度角斜长的大树,犹如山体的绿毛。我感觉自己,正扯拽着这座巨兽的毛发,吃力往它头顶爬。
  “砰。”不知甲板上谁的狙击步枪,在我倒换着钩绳上到六十米高度时,左侧一只肥健硕大的灰毛山魈,中弹身亡,从高而陡的岩壁摔了下去。
  由于岩面险峻,又得抓紧时间确认出和鬼猴部落的距离,不得不放松警惕,集中精力往上攀。中弹后的山魈,发出一声惨叫,坠落的身子穿梭着树冠唰唰抖动。
  我双手扒扶着大树,脖子扭动的慢,只看清它白蓝的面颊中间,一个长长的肉红色鼻梁,它就大屁股朝上,急速往山涧底下落。
  山魈的头撞到河岸花岗岩,鼓荡的河水不断冲刷着崩碎的肝脑。血水里有红有白,混着土色泥水去了下游。此时的我,竟不知全身湿透,汗珠在衣服里顺着夹背淌流。
  枪声的瞬间,若是鬼猴出现,可真绝境无生。冲锋枪虽可射击,但挡不住吹杆儿里的毒刺。倘若纵身一跃,跳下这万丈悬崖,就步了那只死狒狒的后尘。别说脑袋碰不到岩石,光河面的拍击力,就能让人肠子乱漂。而且,大船既然搁浅,水底的深度至多不过二十米。
  足足一个时辰,刚爬到顶峰,急速扎进一簇繁密枝叶,防止低处有开阔的视野注意到自己。我也像只猴子,膝盖顶在一截树干上,蹲在用望远镜看。
  连绵壮阔的山脉,像两条巨龙的鳍背,把大船夹挤在中间。山涧下的溪流,蜿蜒曲折。望远镜中,能看到森林中央,延伸着宽广流长的大河。但已不能知晓,大船卡锚的位置,在哪条河段。
  空山新雨,鸟鸣兽吆,吸着微凉的空气,感觉整个呼吸系统像新更换的。再看身后,是山体围成的盆谷凹地,一望无垠。上到这个高度,还能隐约望见居住过的山洞和激斗过的林地高坡。
  大费周折攀岩至此的目的,不为欣赏壮丽的峦岛风光。除了那些葱郁植物遮挡及视线不能弯曲的地方,倒不见有野人聚居的部落迹象。但另我喜极生忧的是,盆谷凹地边缘的树林中,有很多类似寒号鸟的巢穴。那种悬吊在大树枝上的椭圆,酷似巨大的马蜂窝。
  山中水汽太重,来回漂悠的白色烟霭像云,一朵朵叠加着升空,给盆谷凹地笼罩得极为朦胧和神秘。总呆在上面不是办法,这种高度给人一种远离地球的恐惧,一种孤独和寒冷的心慌。
  山势河流的分布与走向,大概印记在我脑中,顺着上来的路线,一点点再攀岩回去。下山确实很难,比上来时多花一个时辰,关键是绳钩的作用发挥不出,只能靠手脚移动。
  回到甲板上,伊凉哭红的眼睛,总算露出甜甜的笑。池春问我,峭壁之上可有名贵稀有的草药,我说没顾得上细看。不过,还是从上衣口袋里,掏出几根棒槌草给她。
  池春一见,两只媚眼即刻闪亮,高兴着说,这是天然的无价之宝,问岩壁上还有多少。我说是下来时,顺手扯拽下来的,后来口袋装不下,又急着下来,就没怎么摘。
  “我去给你熬汤,中午给大家做野蔘鳄肉粥。”我没有说话,问那只山魈是谁射下来的。芦雅对我竖立拇指,接着做一个目标已杀的手势。我对她点了点头。
  下峭壁时,我不断思考,原来的逃亡计划,已被打乱,剩下的时间也不够重新调整。眼下,必须改变战略,采用龟缩流打法。大船既然搁浅至此,就得伪装掩藏,等海魔号抵岛后找不到沧鬼踪迹,顶多耽搁一个月,便会离开此地。那时,我们就算划着木筏离岛,也不用担心这支海盗了。
  但有一点,这个位置虽然隐蔽,可也接近鬼猴部落,若再被发现或围困起来,与遭遇海魔号相比,仅仅是人格不受侮辱的惨死。
www.uutxt.com 提供最新最全的文字版小说。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